厦门房产律师

意大利费列罗公司诉蒙特莎张家港食物有限公司天津经济技术开发区正元行销有限公司不合法竞争纠纷案

当前位置 : 首页 > 保障性住房

意大利费列罗公司诉蒙特莎张家港食物有限公司天津经济技术开发区正元行销有限公司不合法竞争纠纷案

* 来源 : * 作者 :
文章导读:【裁判要点】1.反不合法竞争法所称的着名商品,是指在中国境内具有一定的市场着名度,为相关公家所知悉的商品。在国际上已着名的商品,我国对其特有的名称,包装
关键词: 张家港,纠纷案,意大利,有限公司

     【裁判要点】1.反不合法竞争法所称的着名商品,是指在中国境内具有一定的市场着名度,为相关公家所知悉的商品。

    在国际上已着名的商品,我国对其特有的名称,包装,装潢的保护,仍应以其在中国境内为相关公家所知悉为必要。

    故认定该着名商品,应当结合该商品在中国境内的销售时间,销售区域,销售额和销售对象,入行宣传的持续时间,程度和地域范围,作为着名商品受保护的情况等因素,并适当考虑该商品在国外已着名的情况,入行综合判定。

    2.反不合法竞争法所保护的着名商品特有的包装,装潢,是指能够区别商品来源的艳服或者保护商品的容器等包装,以及在商品或者其包装上附加的文字,图案,色彩及其排列组合所构成的装潢。

    3.对他人能够区别商品来源的着名商品特有的包装,装潢,入行足以引起市场搅浑,误认的全面模仿,属于不合法竞争行为。

    【相关法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合法竞争法》第五条第二项【基本案情】原告意大利费列罗公司(以下简称费列罗公司)诉称:被告蒙特莎(张家港)食物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蒙特莎公司)仿冒原告产品,擅自使用与原告着名商品特有的包装,装潢相同或近似的包装,装潢,使消费者产生搅浑。

    被告蒙特莎公司的上述行为及被告天津经济技术开发区正元行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正元公司)销售仿冒产品的行为已给原告造成重大经济损失。

    哀求判令蒙特莎公司不得出产,销售,正元公司不得销售符合前述费列罗公司巧克力产品特有的任意一项或者几项组合的包装,装潢的产品或者任何与费列罗公司的上述包装,装潢相似的足以引起消费者误认的巧克力产品,并赔礼报歉,消除影响,承担诉讼用度,蒙特莎公司赔偿损失300万元。

    被告蒙特莎公司辩称:原告涉案产品在中国境内市场并没有被相关公家所知悉,而蒙特莎公司出产的金莎巧克力产品在中国境内消费者中享有很高的着名度,属于着名商品。

    原告诉请中要求保护的包装,装潢是海内外同类巧克力产品的通用包装,装潢,不具有独创性和特异性。

    蒙特莎公司出产的金莎巧克力使用的包装,装潢是其和专业设计职员合作开发的,并非仿冒他人已有的包装,装潢。

    普通消费者只需施加一般的留意,就不会搅浑原,被告各自出产的巧克力产品。

    原告以为自己产品的包装涵盖了商标,外观设计,著作权等多项知识产权,但未明确指出被控侵权产品的包装,装潢详细侵犯了其何种权利,其起诉要求保护的客体恍惚不清。

    故原告起诉无事实和法律依据,哀求驳归原告的诉讼哀求。

    法院经审理查明:费列罗公司于1946年在意大利成立,1982年其出产的费列罗巧克力投放市场,曾在亚洲多个国家和地区的电视,报刊,杂志发布广告。

    在我国台湾和香港地区,费列罗巧克力取名"金莎”巧克力,并分别于1990年6月和1993年在我国台湾和香港地区注册"金莎”商标。

    1984年2月,费列罗巧克力通过中国粮油食物入出口总公司采取寄售方式入进了海内市场,主要在免税店和机场商店等当时政策所答应的场所销售,并延续到1993年前。

    1986年10月,费列罗公司在中国注册了"FERREROROCHER”和图形(椭圆花边图案)以及其组合的系列商标,并在中国境内销售的巧克力商品上使用。

    费列罗巧克力使用的包装,装潢的主要特征是:1.每一粒球状巧克力用金色纸质包装;2.在金色球状包装上配以印有"FERREROROCHER”商标的卵形金边标签作为装潢;3.每一粒金球状巧克力均有咖啡色纸质底托作为装潢;4.若干外形的塑料透明包装,以呈现金球状内包装;5.塑料透明包装上使用卵形金边图案作为装潢,卵形内配有产品图案和商标,并由商标处延伸出红金颜色的绶带状图案。

    费列罗巧克力产品的8粒装,16粒装,24粒装以及30粒装立体包装于1984年在世界知识产权组织申请为立体商标。

    费列罗公司自1993年开始,以广东,上海,北京地区为核心逐步加大费列罗巧克力在海内的报纸,期刊和室外广告的宣传力度,接踵在一些大中城市设立专柜入行销售,并通过赞助一些贸易和体育流动,进步其产品的着名度。

    2000年6月,其"FERREROROCHER”商标被国家工商行政治理部分列进全国重点商标保护名录。

    我国广东,河北等地工商行政治理部分曾多次查处仿冒费列罗巧克力包装,装潢的行为。

    蒙特莎公司是1991年12月张家港市乳品一厂与比利时费塔代尔有限公司合资成立的出产,销售各种花色巧克力的中外合资企业。

    张家港市乳品一厂自1990年开始出产金莎巧克力,并于1990年4月23日申请注册"金莎”文字商标,1991年4月经国家工商行政治理局商标局核准注册。

    2002年,张家港市乳品一厂向蒙特莎公司转让"金莎”商标,于2002年11月25日提出申请,并于2004年4月21日经国家工商治理总局商标局核准转让。

    由此蒙特莎公司开始出产,销售金莎巧克力。

    蒙特莎公司出产,销售金莎巧克力产品,其除将"金莎”更换为"金莎TRESORDORE”组合商标外,仍延续使用张家港市乳品一厂金莎巧克力产品使用的包装,装潢。

    被控侵权的金莎TRESORDORE巧克力包装,装潢为:每粒金莎TRESORDORE巧克力呈球状并均由金色锡纸包装;在每粒金球状包装顶部均配以印有"金莎TRESORDORE”商标的卵形金边标签;每粒金球状巧克力均配有底面平滑无褶皱,侧面带波浪褶皱的呈碗状的咖啡色纸质底托;外包装为透明塑料纸或塑料盒;外包装正中处使用椭圆金边图案,内配产品图案及金莎TRESORDORE商标,并由此延伸出红金色绶带。

    以上特征与费列罗公司起诉中哀求保护的包装,装潢在整体印象和主要部门上相近似。

    正元公司为蒙特莎公司出产的金莎TRESORDORE巧克力在天津市的经销商。

    2003年1月,费列罗公司经天津市公证处公证,在天津市河东区正元公司处购买了被控侵权产品。

    【裁判结果】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于2005年2月7日作出(2003)二中民三初字第63号民事判决:判令驳归费列罗公司对蒙特莎公司,正元公司的诉讼哀求。

    费列罗公司提起上诉,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于2006年1月9日作出(2005)津高民三终字第36号判决:1.撤销一审讯决;2.蒙特莎公司立刻休止使用金莎TRESORDORE系列巧克力侵权包装,装潢;3.蒙特莎公司赔偿费列罗公司人民币700000元,于本判决生效后十五日内给付;4.责令正元公司立刻休止销售使用侵权包装,装潢的金莎TRESORDORE系列巧克力;5.驳归费列罗公司其他诉讼哀求。

    蒙特莎公司不服二审讯决,向最高人民法院提出再审申请。

    最高人民法院于2008年3月24日作出(2006)民三提字第3号民事判决:1.维持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2005)津高民三终字第36号民事判决第一项,第五项;2.变更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2005)津高民三终字第36号民事判决第二项为:蒙特莎公司立刻休止在本案金莎TRESORDORE系列巧克力商品上使用与费列罗系列巧克力商品特有的包装,装潢相近似的包装,装潢的不合法竞争行为;3.变更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2005)津高民三终字第36号民事判决第三项为:蒙特莎公司自本判决投递后十五日内,赔偿费列罗公司人民币500000元;4.变更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2005)津高民三终字第36号民事判决第四项为:责令正元公司立刻休止销售上述金莎TREDORDORE系列巧克力商品。

    【裁判理由】最高人民法院以为:本案主要涉及费列罗巧克力是否为在先着名商品,费列罗巧克力使用的包装,装潢是否为特有的包装,装潢,以及蒙特莎公司出产的金莎TRESORDORE巧克力使用包装,装潢是否构成不合法竞争行为等争议焦点题目。

    一,关于费列罗巧克力是否为在先着名商品根据中国粮油食物入出口总公司与费列罗公司签订的寄售合同,寄售合同确认书等证据,二审法院认定费列罗巧克力自1984年开始在中国境内销售无误。

    反不合法竞争法所指的着名商品,是在中国境内具有一定的市场着名度,为相关公家所知悉的商品。

    在国际已着名的商品,我国法律对其特有名称,包装,装潢的保护,仍应以在中国境内为相关公家所知悉为必要。

    其所主张的商品或者服务具有着名度,通常系由在中国境内出产,销售或者从事其他经营流动而产生。

    认定着名商品,应当考虑该商品的销售时间,销售区域,销售额和销售对象,入行宣传的持续时间,程度和地域范围,作为着名商品受保护的情况等因素,入行综合判定;也不排除适当考虑国外已着名的因素。

    本案二审讯决中关于"对商品着名状况的评价应根据其在海内外特定市场的着名度综合判断,不能理解为仅指在中国境内着名的商品”的表述欠当,但根据费列罗巧克力入进中国市场的时间,销售情况以及费列罗公司入行的多种宣传流动,认定其属于在中国境内的相关市场中具有较高着名度的着名商品准确。

    蒙特莎公司关于费列罗巧克力在中国境内市场着名的时间晚于金莎TRESORDORE巧克力的主张不能成立。

    此外,费列罗公司费列罗巧克力的包装,装潢使用在先,蒙特莎公司主张其使用的涉案包装,装潢为自主开发设计缺乏充分证据支持,二审讯决认定蒙特莎公司擅自使用费列罗巧克力特有包装,装潢准确。

    二,关于费列罗巧克力使用的包装,装潢是否具有特有性艳服或者保护商品的容器等包装,以及在商品或者其包装上附加的文字,图案,色彩及其排列组合所构成的装潢,在其能够区别商品来源时,即属于反不合法竞争法保护的特有包装,装潢。

    费列罗公司哀求保护的费列罗巧克力使用的包装,装潢系由一系列要素构成。

    假如仅仅以锡箔纸包裹球状巧克力,采用透明塑料外包装,呈现巧克力内包装等方式入行简朴的组合,所形成的包装,装潢因无区别商品来源的明显特征而不具有特有性;而且这种组合中的各个要素也属于食物包装行业中通用的包装,装潢元素,不能被独有使用。

    但是,锡纸,纸托,塑料盒等包装材质与外形,颜色的排列组合有很大的选择空间;将商标标签附加在包装上,该标签的尺寸,图案,构图方法等亦有很大的设计自由度。

    在可以自由设计的范围内,将包装,装潢各要素独特排列组合,使其具有区别商品来源的明显特征,可以构成商品特有的包装,装潢。

    费列罗巧克力所使用的包装,装潢因其构成要素在文字,图形,色彩,外形,大小等方面的排列组合具有独特性,形成了明显的整体形象,且与商品的功能性无关,经由长时间使用和大量宣传,已足以使相关公家将上述包装,装潢的整体形象与费列罗公司的费列罗巧克力商品联系起来,具有识别其商品来源的作用,应当属于反不合法竞争法第五条第二项所保护的特有的包装,装潢。

    蒙特莎公司关于判断涉案包装,装潢为特有,会使巧克力行业的通用包装,装潢被费列罗公司排他性独有使用,垄断海内球形巧克力市场等理由,不能成立。

    三,关于相关公家是否轻易对费列罗巧克力与金莎TRESORDORE巧克力引起搅浑,误认对商品包装,装潢的设计,不同经营者之间可以相互学习,鉴戒,并在此基础长进行立异设计,形成有显著区别各自商品的包装,装潢。

    这种做法是市场经营和竞争的必然要求。

    就本案而言,蒙特莎公司可以充分利用巧克力包装,装潢设计中的通用要素,自由设计与他人在先使用的特有包装,装潢具有显著区别的包装,装潢。

    但是,对他人具有识别商品来源意义的特有包装,装潢,则不能作足以引起市场搅浑,误认的全面模仿,否则就会构成不合法的市场竞争。

    我国反不合法竞争法中划定的搅浑,误认,是指足以使相关公家对商品的来源产生误认,包括误以为与着名商品的经营者具有许可使用,联系关系企业关系等特定联系。

    本案中,因为费列罗巧克力使用的包装,装潢的整体形象具有区别商品来源的明显特征,蒙特莎公司在其巧克力商品上使用的包装,装潢与费列罗巧克力特有包装,装潢,又达到在视觉上非常近似的程度。

    即使双方商品存在价格,质量,口味,消费层次等方面的差异和厂商名称,商标不平等因素,也不免难免使相关公家易于误认金莎TRESORDORE巧克力与费列罗巧克力存在某种经济上的联系。

    据此,再审申请人关于本案相似包装,装潢不会构成消费者搅浑,误认的理由不能成立。

    综上,蒙特莎公司在其出产的金莎TRESORDORE巧克力商品上,擅自使用与费列罗公司的费列罗巧克力特有的包装,装潢相近似的包装,装潢,足以引起相关公家对商品来源的搅浑,误认,构成不合法竞争。

    

澳门明升在线官网_厦门房产合同律师陈舜永